• 武汉园博园|废水处理
  • 工具到平台再到社区「琳云科技」的虚拟偶像“三级跳”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2-27 00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在单鑫看来,国民普遍拥有“创造和被陪伴”的诉求,抓住这一诉求,与当下最热的短视频传播形式相结合,就有机会释放更多的商业潜能。

      “琳云并不是技术非常先进的一家公司,但是我们非常善于或者想要去整合市面上比较成熟的技术,然后去做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产品。”琳云科技合伙人单鑫向《新商业情报NBT》说。“创业者一定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事,任何一件事做到极致都有价值。”

      2016年4月,琳云科技曾试图孵化一款社交短视频应用——「快拍」,但是这款产品在2018年以失败宣告退场。之后琳云科技转向押注虚拟场景,并制定了“三级跳”的战略:工具转平台再转社区。因为后者具有更大的商业想象空间,而前期的工具属性可以为这一目标提供稳定的用户增长能力。

      在单鑫看来,国民普遍拥有“创造和被陪伴”的诉求,抓住这一诉求,与当下最热的短视频传播形式相结合,就有机会释放更多的商业潜能。他强调,未来的产品一定是走向更加智能。但对于小规模的创业团队而言,在人工智能等技术上寻求突破的能力尚显薄弱。

      2019年3月6日凌晨12点到晚上7:44,接口访问量达到200万次,用户增长八倍,总用户量接近90万。经过一年多的产品打磨,泛二次元短视频应用「虚拟偶像」开始向百万级用户体量迈进。

      在此之前,虚拟偶像的发展轨迹也经历了诸多波折。在明确了“三级跳”的战略之后,团队依然要考虑什么样的工具更适合切入虚拟场景。

      单鑫认为,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隐蔽的需求——自我认知及自我身份定位,而创造虚拟形象的过程就是满足用户心理上“身份确认”的过程。因此,虚拟偶像最早的版本只提供了一个功能,就是用户可以创造自己的形象,并利用最新先进的人脸动捕技术驱动角色。

      沿着这个思路继续完善产品,在工具这条线上持续强化功能。虚拟偶像解决了录屏的技术难题,并打通了微信、抖音、微博等第三方平台,实现了一键分享功能。

      工具这条线取得初步成果后,琳云科技希望加速原定的节奏,这包括更好地拥抱资本,以及更快地完成转平台再转社区的策略。

      基于对行业的理解和认知,单鑫判断互联网的下一个红利来源于人工智能,或者是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一系列技术。新的技术将带来新的机会,“我们认为它可能会在一些领域诞生新的产业或者新的形式。”在此之前,产品需要通过转型平台和社区的手段笼络和沉淀用户。

      他认为社区比工具拥有更大的商业想象空间。“只要把人和人连接到一起我们就认为它带有社交属性,正是因为社区和平台把人结合在一起,所以能产生更大的社交价值。”

      但投资人对这种思路有较大的犹疑。一方面,平台和社区非常考验团队的综合营运能力;另一方面,从工具成功转向社区的案例十分稀有。在资本寒冬的风口上,大部分投资人和机构给出的建议是放弃社区和平台的转型,专注做工具。

      国内VC行业正处于冷却期,企业募资难且募资周期长,与投资人意见的不统一带来的结果是:企业可能陷入融资被动的困境。对此,单鑫认为,眼下非常重要的一点是“先要证明自己有商业价值。”

      与市场呈现的B端变现趋势不同,虚拟偶像更看重在C端市场的渗透。“我觉得C端同样有潜力,比如腾讯的游戏团队,他们擅长让100万的人每人付6块钱,就是600万,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。”

      虚拟偶像在C端考虑过两种商业模式:一种是虚拟道具付费,包括服装、道具等。该功能将于今年暑期上线,抢占低龄用户增长的最佳红利期。另一种是尝试内容付费,主要以泛二次元的虚拟偶像剧集为主,但从漫画和动漫内容的付费情况看,这个路径很难走通。

      初音未来和洛天依的走红让团队看到了另一种商业化的可能性。琳云科技孵化了虚拟歌姬“南小媛”形象IP,试图以“经纪人”的身份开拓更大的市场版图。据单鑫透露,“南小媛”已经和国内一家知名护肤品牌达成合作,下一步的计划是成为网易新闻的虚拟主播。

      拥有固定形象和个性的虚拟形象在国内是稀缺的。单鑫认为,南小媛真正的价值是UGC聚合的产物。换言之,在官方提供初始形象和人设的基础上,后续的造星过程需要用户不断参与。所以,他们允许所有用户使用其形象进行创造,为粉丝提供一个开放的参与环境。

      某种程度上,“南小媛”实现了虚拟偶像在B端和C端的双边布局。“这家护肤品牌今年会在全国15座城市75所高校巡展,南小媛会有一些相应的内容输出,视频、人形kt板,甚至是Cosplay都会有。”

      基于打造一个关于虚拟偶像的内容平台和社区的目标,如何生产有价值的内容,将是团队下一步的重点。单鑫介绍,虚拟偶像主要从UGC、自制和引入第三方内容三个维度来打造内容体系。

      “UGC用户有热情,但是缺乏组织和生产力,所以我们需要用一些方法把他们组织起来。”他计划,接下来搭建一个论坛或组成社团的形式,为这部分用户提供交流技术、信息、资源的线上区域,形成一个内容生产闭环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UGC需要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:如何避免产品内容水军化,沦为广告营销的工具。对于底部平台而言,设立审核和奖励机制是解决办法。相比于奖励机制,单鑫更想培育用户的自我驱动力,“我们更希望的是能够形成一个闭环,而不是说我们来掏钱。”

      自制内容方面,其内部的制作团队输出了更优质的内容。反馈到数据上,“南小媛”单个视频播放量超过10万次,单部自制剧集的播放量可以达到百万次。单鑫解释,“我们会给这些内容不停的导流,让它们有更多机会占据头部位置。”

      专业的第三方内容生产者也是优质内容的来源渠道之一。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洛天依是典型代表,初音未来、momo酱,以及《全职高手》《魔道祖师》等优质IP也在其未来深度合作的计划之列。“但是这些需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去和他们进行商务沟通。”

      此外,他们注意到市场上存在数量庞大的有声漫画或音频,但局限于声音载体,其传播途径和范围十分有限。因此,他们认为这些内容可以被动画化,成为虚拟偶像的又一个应用场景。“快看上面的漫画、猫耳上面的音频,都可以改编成为虚拟偶像剧,这种全新的媒体。”单鑫说。

      但在这种方法论之上,虚拟偶像先要验证技术上的可能性以及操作上的可行性,然后才有可能在行业中形成一定竞争力。“我们眼下想积极突破的是怎么以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,创造出一个更加智能的新物种。”

      在《新商业情报NBT》看来,虚拟偶像拥有的“整合能力”很难成为长期的防御壁垒。更底层的能力应该是“内容”。但显而易见,其内容生态的构建刚刚处于起步阶段,自我造血能力尚显虚弱。

      单鑫认为,真正限制未来行业发展和公司发展的是“审美”,“很难让中国的所有小朋友喜欢同一种风格的形象,我认为这个可能是风险最大的,而且他们的审美可能会随着他们的年龄变化而发生变化。”